您现在位置 :首页 > 党史资料 > 历史专题

复旦中学地下党斗争纪略

2017-10-08 10:59:10

       上海市复旦中学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解放以后不久,陈毅市长就为复旦中学亲笔题写了校名,以勉励复旦师生。复旦中学的前身为著名爱国人士马相伯于1905年为振兴中华而毁家创办的复旦公学。1917年复旦公学改名为复旦大学,迁址江湾,原址(李鸿章公祠,即今复旦中学校址)改为中学部,称为上海市私立复旦大学附属中学。抗日战争胜利后,复旦大学归属公立,中学部分与大学中止附属关系,称上海市私立复旦中学。解放以后,于1956年改为公立上海市复旦中学。

        在爱国主义思想熏陶下的复旦许多师生抱有救国之志。他们从孙中山先生等民主革命先驱向西方学习而屡遭挫折中认识到唯一能救中国的是马克思主义。不少复旦同学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道路。其中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捐驱的陈复、费巩、黄天、俞恩炘、沈霁春等五位烈士,就是复旦附中,1929年前高中毕业的校友。后采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马克思主义影响在复旦日益扩大。“九•一八”事变以后和解放战争时期,复旦中学就先后正式建立了共青团和共产党的地下组织,领导学生运动,对三大敌人开展了一次又一次的斗争,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九•一八”事变之后,蒋介石统治集团仍顽固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对日本的侵略实行不抵抗政策,导致大片国土沦陷,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工人、学生和市民群情激愤,纷纷起来要求抗日。在这种形势下,在复旦附中就读的温济泽(在淮阴中学加入共青团)在本校建立了共青团支部,发动和领导同学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31年11日下旬,复旦附中同学和上海其他学校学生一起赴南京请愿,在南京与来自北平等地的同学联合举行游行示威,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他们走在游行队伍前列。学生的游行示威遭到反动军警的血腥镇压,仅复旦附中就有10位同学被开枪打伤。鲁迅先生为此曾在《‘友邦惊诧’论》一文中引用《申报》对这一事实所作报道,愤怒谴责蒋介石的卖国政策和罪行。12月上旬,上海学生包围上海市政府,要求释放被捕同学,组织人民法庭公审特务凶手。复旦附中同学在这一斗争中也表现得勇敢坚定,得到学校多数老师和社会各界的同情与支持。“一•二八”事变爆发后,温济泽被选为党领导的上海中学联代表,参加了党领导的全国民众援助东北义勇军、反对‘上海停战协定’联合会”(简称“民联”),并担任青年部长,代表“民联”青年部参加了江苏省“民联”代表大会,后不久遭到逮捕,被判刑12年(至国共第二次合作后始释放出狱)。从此,复旦附中虽失去党团组织的直接领导,但复旦附中广大师生内心深处的爱国热忱并没有稍减。“一二•九”运动爆发以后,在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号召下,马相伯先生奋起救亡,同上海文化界沈钧儒、邹韬奋、陶行知、李公朴等80余人联名发表《上海文化界救国运动宣言》;后又同宋庆龄、何香凝、沈钧儒等发起成立“救国会”,并发表《成立大会宣言》和《抗日救国初步政治纲领’》,给了复旦师生巨大鼓舞,《义勇军进行曲》响遍了校园,“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的凄切歌声令人肠断心痛,唤起了广大同学共赴国难爱国激情,纷纷奔赴抗日前线,或投入地下斗争。黄天、沈霁春两位烈士就是这一时期分别参加八路军、新四军的复旦附中校友。这两位烈士虽没有留下多少豪言壮语,可他们的英勇献身精神,却在鼓舞着更多的复旦附中同学投入革命斗争。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在党的领导下,国民党统治区以学生群众为先锋的爱国民主运动蓬勃开展,逐步形成为配合人民解放战争的第二条战线。复旦中学的学生运动也进入了高潮。1945年9月,南洋模范中学地下党员学生夏禹龙转入复旦中学就读,在复旦中学建立了以夏禹龙为支部书记的第一个地下党支部。后来由何志禹(1946年),洪树霖(1947年)先后继任支部书记,领导学生运动。曾组织同学参加玉佛寺悼念昆明四烈士集会。1948年秋,许振苏、唐孝慧,傅方恒、孙志丰、王士君等五名党员考入复旦中学,重建了以许振苏、唐孝慧为正副书记的复旦中学党支部。得到了学委男中区委钱其琛和章增的直接领导。尽管这些学生党员还只是十七,八岁的青年,但出色地完成了地下党交给的各项任务。


        宣传群众置敌子四面楚歌


        支部重建不久,正是解放军接连取得“三大战役”辉煌胜利的时刻。当时国民党政府大肆镇压民主运动,大搞欺骗宣传。针对这种情况,地下党要求各级党组织针锋相对,充分发挥第二条战线作用。复旦中学支部利用其党员是初三、高一学生,年龄小易于隐蔽的特点,大力开展宣传等活动。他们运用印发学生报和新华社电台广播记录稿的形式,向人民广为介绍解放军胜利进军形势和解放区人民民主欢乐的生活现实,揭露蒋介石假和平真备战的阴谋及其报刊散布的所谓国军取胜的谣言,号召人民起来开展坚决斗争。他们散发宣传品方式是多样的。有的通过积极分子直接或间接递送;有的在闹市区簇拥的人群中巧为撒播;有的以口头宣传,一传十,十传百,层层扩散;有的在夜幕降临,趁放学回家时,到高楼大院紧闭的铁门口,只要前后无人注意,即将一张张传单从门缝里塞进去。社会各界人士接到这种传单之后,反映各不相同。上层人士正为出路问题惶恐不安,对这些传单仔细推敲,无异于在茫茫黑夜见到了指路明灯,增添了抉择的勇气,也甘愿充当义务宣传员,在一些亲人密友中传播,一些反动人物则感到“风声鹤唳”、“四面楚歌”,惶惶不可终日,而广大同学在接受这种宣传之后,绝大多数能迅速看清国民党政权的穷途末路,大势已去,而共产党则是大得人心,必然胜利,因而能很快团结在进步同学周围并一起投入对敌斗争,劳动人民在得知解放军节节胜利的消息之后,更是莫不欢欣鼓舞,盼望解放军早日进军上海。这就为做好迎接解放各项准备工作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发展力量扩大阵地


        在通过宣传教育广泛发动群众投入斗争的同时,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支部着手发展党员、建立新民主主义青年联合会(简称“新青联”)和人民保安队。至上海解放前夕,复旦中学支部在本校吸收了30名同学入党,使学生党员由原有5名增加到了35名。与此同时又在徐汇中学学生中发展了12名党员,加上在社会上发展了1名职工入党和从其他学校转入的2名党员,到解放时,复旦中学党支部党员总数已达到50名,成了徐汇地区党的一支重要力量。

        然而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发展这么多的党员,特别当时处在秘密状态中,对每个发展对象都更要全面了解,严格审查,来不得半点疏忽,工作量很大。那时几个支委几乎要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有时支委会为讨论吸收一名新党员,会一直要开到深夜,外面已实行戒严,无法各自回家,五、六个人就只得挤在一张小床上睡眠。紧张而艰苦的工作,难不倒这些年轻的支委。使他们一度感到为难的倒是突破天主教严密控制的徐汇中学。这所学校的教会势力非常反动,曾明令绝对禁止一切进步活动。地下党长期进不去,有点进步思想的学生也往往站不稳脚。复旦中学支部为了完成党交给的在徐汇中学发展党组织的任务,颇费周折。为了取得突破,将曾在徐汇中学读过书的沈浩先发展入党,并与许振苏保持单线联系。交给沈浩的任务就是协助许开辟徐汇中学的工作。当沈受命去该校找几个表现进步的同学。逐个接触时,就碰了大钉子,不但遭到这些同学拒绝,而且骂沈是特务。支部听了沈的汇报之后,作了仔细分析研究。认为如果就此将沈浩隐蔽起来,自然可保安全。但此线一断则开辟徐汇中学的工作任务就无法完成,再从过去有过的类似,情况看,对方所为又似乎不象伪装的“红萝卜”,倒象是出于对沈的怀疑而采取的“谨防假冒”行为。因此支部决定由支部书记许振苏以党代表的身份,亲自出马。在作了必要的安全布置之后,约定有关对象在指定地点会面对话。许以事实证明并非“假冒”而是“货真价实”。结果使他们的疑团冰释,局面也就此打开。经过支部严格审查,由章增亲自把关审核批准,先后在徐汇中学发展了11名同学入党。

        复旦中学支部在大力发展党员的同时,也十分重视发展党的外围组织。曾先后分别发展了积极分子100多名加入“新青联”,200多人加入人民保安队(均包括35名党员)。他们都成了徐汇地区迎接解放十分活跃的力量。


      “应变”护校发展统一战线


        在人民解放军将进军江南时,党中央指示上海地下党要团结上海人民护厂、护校,保护上海这个中国和远东的第大城市免遭反动派破坏,配合解放军接收。为全面正确贯彻中央这一指示精神,上级党组织领导人钱其琛曾单独召见许振苏,听取汇报,面授机宜,布置任务,并由章增陪同到复旦中学实地察看。根据钱其琛的意见,复旦中学支部懂得要全面正确贯彻中央指示,顺利完成护校等任务,一要取得“合法”身份,二要有更广泛的群众基础。扩大革命统一战线争取上层人士的支持与掩护是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任务。然而当时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已向各校行文警告:要严密防范共产党活动,否则将派兵进驻。当时复旦中学校方既反对蒋军进驻,又对共产党缺乏认识。在这种情况下,如突然从地下冒出个人民保安队,势必与学校当局弄僵关系,也将给蒋军进驻以借口,这样反而对我方不利。面对这种情况,地下党指示要接过“应变”口号,建立“应变会”来作掩护,以实现我们的目的。为此,支部当即派统战委员王士君与校方实力人物训育主任接触对话。结果进展顺利,很快达成了建立复旦中学“应变会”的协议,并推定王士君为负责人。这样不但取得了“合法”身份,而且掌握了“应变会”的领导权。大批共产党员和“新青联”骨干也参加了进去。这个经校方授权的“合法”机构的建立,起了多方面的作用。一旦时机一到,人民保安队即可从这里拉出去执行任务。


        迎接解放发挥人民保安队的作用


        当解放军逼近上海时,上级党组织布置复旦中学地下党迅速查清本地区的敌情,包括敌党政军警宪特机关、地堡工事、兵力配备、官僚资本企业、涉外机构及水电设施等均须查明上报。对此紧急任务,复旦中学全体党员雷厉风行,全力以赴,四出侦察。除其中许振福一人因闯入“76号”特务机关,被扣遭到盘问,但他巧为对付安危脱险来外,其他人都顺利完成了任务。支部将侦察所得到的情报整理成文,还在地图上作了标明,上报上级党组织,提供给解放军。

        5月25日凌晨,解放军从龙华、徐家汇进入市区。地下党区委按计划将南一区人民保安队总部移驻复旦中学。这个总部由钱其琛任政委,章增是大队长之一,许振苏和钱雪村(女,南洋中学支部书记)负责总部组织工作,蒋彦方(复旦中学学生党员)任总务部长。各单位的人民保安队到达总部以后,钱其琛用小汽车运来大批人民保安队袖章和宣传品,交由各队长分发,并按队分配了任务。

        人民保安队虽无现代化武器装备,可在执行巡逻、放哨、维持社会秩序及防止敌人破坏等各项任务中对敌人却能发挥威慑作用。当他们在泰安路卫乐园执行任务时,发现一名美国新闻处的官员不遵守我方禁令,开着小汽车横冲直撞,便把他截住。起初这名官员依然象过去对待中国老百姓那样对待人民保安队员,态度极为傲慢。可人民保安队员是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怎能容忍外国佬蛮横无理。他们当即理直气壮地对他的汽车进行搜查,发现了信号枪和信号弹等违禁物,顿时使这名美国官员威风扫地,窘态百出,只得低头认错,乖乖地被扣到总部,接受解放军处理。一批批国民党的散兵游勇,也俯首就擒成了人民保安队的俘虏。

        当晚,解放了的复旦中学呈现一派节日景象,一颗巨大的红五角星(复旦中学地下党员为迎接解放秘密制作)高高悬挂在校门上,闪耀着光芒。解放军与复旦中学师生一起举行军民联欢。会场里军民情同鱼水,共同高唱革命胜利的凯歌。

         解放后,复旦中学师生继承和发扬光荣革命传统,一批又一批同学参干、参军,南下、北上,到革命事业最需要的地方去,在各条战线上作出了宝贵的贡献。


(张健行整理)


摘自《中国共产党在长宁区地下斗争史料》


浏览次数:2886